<button id="8lu9w"><acronym id="8lu9w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<tbody id="8lu9w"><pre id="8lu9w"></pre></tbody><th id="8lu9w"></th>
    1. <rp id="8lu9w"></rp>
        <dd id="8lu9w"></dd>

        <rp id="8lu9w"></rp>

        提示: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:!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,導致大量書籍錯亂,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,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,感謝您的訪問!

       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《成熟了!》。

        翌日清晨,陽光灑滿宋家的庭院,微風吹過花叢,花草隨風搖曳,翩翩起舞,空氣里充滿了濃郁的花香。

        任平生與宋謙在一場激烈交手后,齊齊后退,各自站樁調息。

        半晌,宋謙感慨道:“你的師父真是個奇人,以‘提擎天地、把握陰陽’為主架,將形意、太極、八卦等國術融為一爐,如此風范,讓人神往!”

        “家師曾言,宋家八卦連環掌,‘空三型兼備’,分別是‘猴形’、‘雞嗉’、‘虎坐’。除常規的‘定式掌’、‘變式掌’外,還有八大母掌和炮錘。剛剛與宋老交手,我受益匪淺,只是有些疑惑想請教您。

        我覺察到兩股輕微的能量流,壓縮旋轉。我所有的攻擊勁力,一部分被這種旋轉能量反向傳回,剩下的則轉到宋老腳下,這難道是化勁嗎?”

        宋謙搖搖頭,“只不過是勁力的運用罷了,我在壯年時曾到達過化勁,只是近些年隨著年紀增大,體力氣力都衰減了,修為也下降到了內勁巔峰。

        這是沒有突破到‘無垢境’的必然結果,傳說那些高手,練髓如霜,血如漿汞,冰肌玉骨,也只有他們才有資格打破這自然規律!

        哦,對了平生,明勁練骨、內勁練筋、化勁練髓。你已經到達了內勁高階,照理來講早就可以進入練髓環節,為何與你交手,卻沒有絲毫‘勁入骨髓’的感覺呢?”

        “實不相瞞,恩師沒有有傳我練髓之法。他自己的練髓功法是宗門傳授,除非我也拜入其中,否則是無法授予的。

        正如宋老昨日所言,他之所以收我為弟子,既是為了整理心得,為突破‘無垢境’做最后的準備。同時,也是為了將自身的武道意志傳承下去。他說我有自己的路要走,入宗門不僅規矩多,還要改姓,著實麻煩。

        我自己也沒想到修為可以進展如此快速,否則早已將洗髓之法提上日程?!?/p>

        宋謙點了點頭,“果然如此,只是洗髓的功法也分三六九等。除少林的洗髓經外,高明的洗髓之法大多在武道世家手中,他們的功法一旦施展特征明顯。你師父不傳你,也是擔心有人認出功法來歷,最終給你惹來禍端。

        次一等的功法如武當‘吊蟾勁’、八極拳的‘哼哈’二音、形意門的‘虎豹雷音’等等,雖沒有頂級功法那般防護周密,卻也有各自的門戶之見,鮮少外傳。你若想從他們那里獲得,怕也極為不易,你看看這個!”說著宋謙從懷中摸出一本手札,遞給任平生。

        任平生好奇接過,翻了幾頁,臉色不由變了,“宋老,您這是?”

        宋謙擺擺手,“你不必吃驚,這并非是我祖傳的洗髓之法。我們宋家八卦掌也是門戶森嚴,祖上規定,除宋家子弟不得外傳。

        你手上的《六字金剛體》乃是一位云游僧人所創,上面的內容也是他親手所書。

        抗戰時期,我曾被他所救,在提及報恩時,他便將這門心法交

        只好生硬一點,喊老師。

        “你太厲害了,今天發生的那些事,你到底是怎么做出來的呀?”

        這種事是沒法解釋的。

        洛璃只好學著蘇辰的說法,道:“我機緣巧合下,遇到了一個白胡子老爺爺'

        洛璃隨機編了兩句鬼話,可這一群女嘉賓們,卻信以為真。

        “真的?就像神話傳說里那樣,遇到奇人了?”

        “哇塞,竟然真有這樣的事情?以前我不信,現在我信了!”

        看到這些女明星,完全圍著洛璃轉,舒彤和辰露心中雖然有些嫉妒,但也只能接受。

        誰讓人家比我們強昵?

        “好啦,讓洛璃姐姐休息一會兒吧。等一會兒,還不知道節目組會出什么幺蛾子呢?!彼坪踉跓o形中,洛璃就已經成為了挑大梁的主角。

        讓她休息好,接下來不管遇到什么困難,她才更有精力去應對。

        意識到這個局面已經形成,洛璃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      “這轉變也太快了吧?剛才還把我當敵人昵,這一轉身,就要把我當貴賓了?”

        她在心中嘀咕道:“也不對,這很有可能,是捧殺?!?/p>

        哼,捧殺?那也要殺得了才行。

        “大漂亮,槍打出頭鳥哦!”蘇辰的聲音突然傳來。

        “搶打出頭鳥?最大的出頭鳥就是你!”

        洛璃心道,“你手上那些本事,幾乎可以把全世界的大倍都得罪。

        所以,你覺得我想平靜,就能平靜嗎?”

        “嘿嘿?!?/p>

        蘇辰笑道,“那不要緊,當他們發現和你的差距,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時,就只剩崇拜了。的確是那個理。

        蘇辰原本是躺在洛璃肩上的,他突然撐著坐起來,問:

        “剛才抓鱷魚的時候,你干嘛也像我一樣,裝模作樣的伸手這里撩一下,那里揮一把的?“那還不是你說的,不這樣做,人家怎么知道是我出的手?”

        “哈哈!”蘇辰又躺下去了,說,“以后,你可不要再說我裝比了哈,咱倆半斤八兩?!?/p>

        體育中心很快就到,下了車進入場館,觀眾席上密密麻麻全是人,少說也有三五千。觀眾們看到明星到來,立刻歡呼,整個體育場館,差點就被掀翻了。

        場館中央,墊了厚厚的摔跤墊子。洛璃腳踩上去,軟綿綿的。

        她猜測,這很有可能要進行有身體對抗的游戲。

        要不然,為什么會墊得那么柔軟?

        但她絕對沒有想到,會是和體育學院的運動員摔跤。

        “各位老師,下午好?!?/p>

        導演坐在一堆攝像機下,面向女明星們,開始宣布任務。

        “接下來,我們會進行一場摔跤比賽?!?/p>

        “比賽規則是:哪一方先躺在地上,就算輸?!?/p>

        “因為這一個環節有些特殊,所以,臺里領導臨時決定。

        孫小紅若是男人,也許早已殺了龍漦帝后,識夏庭之遽衰。敬業

        同一時間,龍海和步學長他們也在返程的路上。

          只是他們這一行人一路上磕磕絆絆,下午兩點多他們就已經開始往回走了,走了三個小時了,還沒有走到第一洞口的位置。

          早上從第一古洞出來之后,他們得知洛溪和龍婧不跟隨大家前往走之后,就不再停留,迅速出發。

          他們快速趕往第二個地點,也是他們這次的終極目的地,也就是那個,當初建工期間意外頻發,靈異事件四起的地方。

          路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,但是地方較偏,已經靠近一片原始森林的邊緣,這里幾乎沒人到達。

          這里是那些愛好探險者的天堂,據說這里有很多未知的東西,至今人們也無法說清楚到底是什么!

          這里是神秘的,同樣的也是危險的,就仿佛一個蒙著面紗的豆蔻少女,你永遠不知道面紗下的那張臉,是惡魔還是天使!

          開始出發之后,龍海想脫離大家自行前往勘探。

          他有自己的任務,并不適合跟大家一起活動。

          這次奉家主的命令,來這里主要是考察之前,謠言四起的原住居民。

          家主懷疑那并非是什么原住居民,而是隱世的家族,而他們家跟這些隱世者,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。

          這是他們幾代人,一直在堅持的事情,雖然他覺的很迷茫,關于堅持這件事,到底有什么意義,他至今還沒想明白。

          就在龍海想著是否給步同學打個招呼,然后自行快速前進的時候,突然聽見一個女子的尖叫聲急促的傳過來,差點刺穿他的耳膜。

          他掏了掏耳朵,看向聲音的來源,就發現境學姐臉色蒼白,手指顫抖的指著前面說有蛇,好大一條蛇。

          但身邊的劉奕山并沒有看到,大家都很驚訝的看著境學姐,因為所有人都沒有看到。

          趙闊神色復雜,看著這二人,非常不難煩的說到:“別沒事找事了,已經耽誤很久了,快點走?!?/p>

          境學姐臉色漲紅,她爭辯她真的看到了,最后恨恨的看了小趙一眼,不說話了。

          劉奕山摟著她,低聲細語安撫著她的情緒。

          他們兩就綴在隊伍最后面,大家又繼續前行了。

          然而好景不長,走了大概二十分鐘左右,突然又聽到身后傳來一聲驚叫,“誰他媽有病,打我屁股干啥?”

          大家回頭看去,就見劉奕山一邊揉著屁股一邊東張西望的跳了起來。

          等所有人都回頭去看的時候,卻發現后面一個人都沒有,這下所有人都面面相覷。

          看劉奕山的反應,不像是故意的,他不停的揉著屁股。龍海皺起了眉頭,他直覺有事!

          龍海覺的有些不對勁,自從踏上去第二個目的地的路途之后,就開始不安生了。

          而且他總是隱隱約約感覺到,有人跟著他們,總能聽到周圍悉悉索索的聲音,他對自己的聽力很自信。

          他往回緊走幾步,到了小劉學長身邊,拉著他看了一圈,看著臉色慘白不停顫抖的境學姐,問了句:“你也沒看到嗎?”

          然而境學姐的眼神恐懼空洞,嘴巴不停的蠕動,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,仿佛失了魂一樣。

          龍海四周看了看,除過周邊茂密的灌木叢,什么都>

        阿保機他們要離去時,莫來突然問道:“契丹是要向南發展了嗎?”

        阿保機輕輕點了點頭,說:“幽州的劉仁恭派人到我們契丹到處放火,燒掉了好多草場。我已派曷魯和敵魯、牟里、阿魯代,帶著戰馬去向劉仁恭求和了。但,此仇必報?!?/p>

        莫來輕輕搖了搖頭,又長長舒了口氣。

        阿保機小聲問道:“這一仗不好打吧?”

        莫來瑟縮了一下脖子,目光向南,遠遠地望了過去,什么話都沒說。

        阿保機最后望了一眼阿佳住過的那頂搖搖欲倒的氈房,對莫來說了一聲“保重”,嘆息而去。

        一個月以后,曷魯和敵魯、牟里、阿魯代風塵仆仆地回來了。

        劉仁恭做夢也沒有想到,一把火,竟然為他燒來了戰馬,真是喜出望外。

        原來,懲罰契丹竟然如此簡單。

        往后,只要缺了戰馬,就派人到契丹放它幾把火,契丹人就會乖乖將戰馬送來,這方法再簡單不過了。

        然而,劉仁恭想都沒有想過,送他戰馬,不過是契丹的緩兵之計。

        劉仁恭更沒有想過,契丹會發兵來攻打他的老巢幽州。

        劉仁恭熱情接待了曷魯等人,答應永與契丹修好,往后再不派人去點火燒契丹的牧場。

        曷魯當然知道,劉仁恭說的是屁話。

        曷魯和敵魯一路行來,已經對沿途地理山貌了記于心。

        曷魯他們探得,劉仁恭將主要兵力放在了西、南兩線,靠近契丹的軍營、關口,除他的大本營幽州之外,兵力都非常少。

        曷魯他們去的時候,向東經過了盧龍塞,走出山嶺以后,便是平州。

        平州緊靠大海,除北部的山嶺外,皆為一馬平川的開闊地帶,有利于大軍運動。

        但如何攻下那些城池,曷魯等人同樣一籌莫展。

        經劉仁恭同意,回程時,他們經過了著名的古北口。

        古北口地形險要,劉仁恭僅派了幾十名兵士把守。

        不過,要攻下此關,也并非易事。

        古北口的兩翼,皆峻峭的高山,山峰上懸掛著飄帶般的長城,一座座烽火臺高聳入云,險惡無比。

        古北口外雖然地勢開闊,可容納千軍萬馬駐扎,但要南下,必須要突破關口,別無他路可走。

        兩翼的大山,別說是騎馬經過,即使善于攀爬的兵士,也很難爬上山頂。

        更何況,山峰上還有難以翻越的長城。

        敵魯回首望向古北口,立即覺得,守關人少,要強攻古北口,還是有可能的。

        憑他和阿保機的臂力,足能使城樓上的守軍不敢露頭,再用粗木撞擊城門,不信就撞不開它。

        過古北口,繼續向正北行進,便到了摘星嶺,這里已屬于奚國地界。

        摘星嶺果然崎嶇難走。

        過了摘星嶺,曷魯對敵魯道:“摘星嶺固然難走,但還是能通過。我愁的是,大軍要經過奚國地界,奚國要是不借道于我們,可是一件麻煩事呀?!?/p>

        再向北去,他們果然看到了奚國不止一處的兵營。

        并且,這些大軍都布置在與契丹的邊界上。

        契丹的崛起,果然已經驚醒了奚國,奚國早就準備迎戰契丹了。

        此時若向奚國借道過境,談何容易。

        看來,只要盧龍塞一條路可以選擇了。

       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,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。

       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《成熟了!》。

        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。

       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+

        平凡的星星

        蠱真人

        平凡的星星

        文婉

        平凡的星星

        忠魂使者

        平凡的星星

        寧悅岳

        平凡的星星

        吃娜美的路飛

        平凡的星星

        銀河燦爛
        动漫精品免费av片在线观看_日本护士xxxxx高清_jizz成熟少妇偷人_法国男同志gay粗大